莫言说过的经典语录

经典语录 2年前 (2022) aysz01
0

这亲戚,听起来怪神圣的,可仔细一想,所谓亲戚,都建立在男人和女人睡觉的关系上。

这个记忆的画面中。

所谓的感情,其实是一种疾病,来得快,去得猛;来得慢,去得缓,但不管是快还是猛,不管是慢还是缓,只要是上了这条贼船,不遍体鳞伤,也要丢盔弃甲,如果你还不明白,就想想春天池塘里那些恋爱的青蛙,它们不知疲倦地呱呱乱叫,不吃不喝,不睡不眠,被爱情煎熬得如同枯枝败叶,一旦交配完毕,立刻仰天而死,而那些没有恋爱的蛤蟆,则可以在池塘里自在悠游,从阳春到盛夏,从盛夏到金秋,然后开始又一次幸福的冬眠,荆轲我宁愿做一只恋爱中的青蛙,放开喉咙歌唱,然后尽欢而死,也不愿意做一只长命百岁的蛤蟆。

我们总是以诗般的语言刻画自己在青春的罅隙中的那般狼狈。

墙上悬挂着一些因年久而丧失了色彩的油画,画上画着一些光屁股的小孩,她们都生着肉翅膀,胖得像红皮大西瓜,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名字叫天使。教堂尽头,是一个砖砌的台子,台子上吊着一个用沉重坚硬的枣木雕成的男人,由于雕刻技术太差,或者由于枣木质地太硬,所以这吊着的男人基本不像人,后来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耶稣基督,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大善人。

在血红黄昏的无边寂静里,响着沉重的脚步声,响着晚风从麦梢上掠过的声音,响着我沙哑的啼哭声,响着在墓地中央那棵华盖般的大桑树上昏睡一天的肥胖猫头鹰睡眼乍睁时的第一声哀怨的长鸣。

遍地落满蠕虫般的阿菩树的花序,槐花的闷香从遥远的地方飘来。

有时候,你的无数个回眸,未必能看到一个擦肩而过。

这是个性相似的两个人走了不同的方向,互为正负,合起来是一个人,像一枚硬币的两面。”

那些珍贵的纪念物上霉迹遍布,我惊奇,那些霉斑居然都是圆形的。

日子越久就越旧,越旧就越舍不得丢掉。

在现实生活中越是懦弱、无用的人,越可以在文学作品里表现得特有本事。文学就是把生活中不敢做、做不到的事情在作品里面做到了。

同是走兽,兔子娇小而青牛高大;同是飞禽,雄鹰高飞而紫燕低回。

(文学方向)按照我原来既定的方向,脚踏实地,描写人的生活,描写人的情感,站在人的角度上写作。

不由地心生畏惧,从皮肉里挤出来亲热的笑容。

每个平淡无奇的生命中,都蕴藏着一座宝藏,只要肯挖掘,沿着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丝优点的暗示,也会挖出令自己惊讶不已的宝藏。

生育繁衍,多么庄严又多么世俗,多么严肃又多么荒唐。

阔大的棕榈叶子,在晚风中微微摇摆这,暗影婆娑,恍若美人。

女人的感情并不是永不枯竭的喷泉;女人的感情是金丝燕嘴里的唾液。——你知道吗?这种华贵的小鸟,它的唾液只能垒出一个晶莹的燕窝;到了第二个,吐出的全是血。

大眼睛蓝汪汪的,像滴进了一几滴蓝墨水。

当年许多神圣的掉脑袋的事情,今天看起来狗屁不是。

一个人并没有傻,但却得到了傻子的称号,那是他获得了巨大的自由。

我让那个消息慢慢灌进我的耳朵,流到左边衬衣口袋,再流到脚底。

积德行善往往不得好死,杀人放火反而升官发财。

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许多委屈。而一个人越是成功,他所遭受的委屈也越多。要使自己的生命获得价值和炫彩,就不能太在乎委屈,不能让它们揪紧你的心灵、扰乱你的生活。要学会一笑置之,要学会超然待之,要学会转化势能。智者懂得隐忍,原谅周围的那些人,在宽容中壮大自己。

与其在你不喜欢或不喜欢你的人那里苦苦挣扎,不如在这几朵祥云下面快乐散步。

五十年代的人是比较纯洁的,六十年代的人是十分狂热的,七十年代的人是相当胆怯的,八十年代的人是察言观色的,九十年代的人是极其邪恶的。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为什么,就像一阵风刮过,你要做的是,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转身沉静走开,然后,把这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忘掉。

钱不花就是一张纸,花了才是钱。

一个好铁匠,总是盼望着一块好钢的出世,然后用奇特的方式,使它服从自己的意志,变成一把宝刀。

一个有罪的人不能也没有权利去死,他必须活着,经受折磨,煎熬,像煎鱼一样翻来覆去地煎,像熬药一样咕嘟咕嘟地熬,用这样的方式来赎自己的罪,罪赎完了,才能一身轻松地去死。

世间的万物就是这样,小坏小怪遭人厌恨,大坏大怪被人敬仰。

月光像浅蓝的纱幕一样缠在他的手臂上,使他的倾倒显得那么柔软。

透明的酒浆在空中散开,如同幽蓝的珍珠。

你,一个最重要的过客,之所以是过客,因为你未曾会为我停留。曾经在我人生中撒下欢乐的种子,之所以只是种子而不开花,因为你未曾为它浇水施肥。曾经划下我人生中的一根伤痕,之所以有伤痕,因为你未曾温柔地怜悯过。曾经给我一线的光明而瞬间带来全部的黑暗,之所以灰暗,因为你未曾想过为我照亮。

一个人一个活法。

一切来自土地的都将回归土地。

演戏演戏,最后把自己演到戏里了。

这么多年来,我总结了一条经验,解决棘手问题的最上乘方法是:静观其变,顺水推舟。李手说。

汗从脸上淌下来像小虫,痒痒的难耐。

一人一个活法

‘无恩不结父子,无仇不结婆媳。

伟大的作品,没有必要像宠物一样遍地打滚赢得准贵族的欢心,也没有必要像鬃狗一样欢群吠叫,它应该是鲸鱼,在深海里,孤独地遨游着,响亮而沉重地呼吸。

戴九莲:你就是个土匪种,余占鳌:你就是嫌贫爱富。

如有一把牛耳尖刀剜破了我的心,潜藏心中数十年的旧感情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恋别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恋自己不需要,我想怎么爱我自己,就怎么爱我自己。

想起母亲生前不止一次地说过,……女人的地位是生孩子生出来的,女人的尊严也是生孩子生出来的,女人的幸福和荣耀也都是生孩子生出来的。一个女人不生孩子是最大的痛苦,一个女人不生孩子算不上一个完整的女人,而且,女人不生孩子,心就变硬了,女人不生孩子,老得格外快。

世界上的人最喜欢把正常的人叫做“疯子。

满腹经纶是黔驴之技,易于迁延与迟滞。

大爷爷生着一下巴钢丝一样的好胡须。

关键是一种心态,你自己不要把这当作一件什么了不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它就是一个奖,你得了这个奖也并不注明你就是中国最好的作家,因为我心里很清楚中国作家有很多,写的很好的作家也是成群结队,具备了获诺贝尔文学奖资格的作家也有很多,所以我很幸运得了这个奖,但头脑要清楚,绝对不要轻飘飘的,要站稳脚跟。作家最重要的还是作品,而不是奖项,作家能够站稳脚跟,让他站稳脚跟的还是他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关注,对于这个土地的热爱,最重要的还是一种脚踏实地的、勤勤恳恳的、忠诚的一种写作状态,所以我想尽快地从这个状态下摆脱出来赶快写作。

渐升渐亮的月亮泻下一派银辉之后,万物都失去形体,变成若有若无的样子。

人,来到这世上,总会有许多的不如意,也会有许多的不公平;会有许多的失落,也会有许多的羡慕,你羡慕我的自由,我羡慕你的约束;你羡慕我的车,我羡慕你的房;你羡慕我的工作,我羡慕你每天总有休息时间。

要把自己放在解剖台上,放在显微镜下。

酒这东西看起来是一碗水,实际上它可是五谷的精灵。你想那一粒一粒的高粱种子,春天撒在地里,太阳晒雨水浇,多少个日夜啊!除草施肥、拔节抽穂、灌浆成熟。这才由种子变成了粮食,又经过大火灼烧酒气生成,这才由粮食变成了酒,这中间经过了多少历练啊!经过了多少粉身碎骨的痛苦。对酒,不可以不敬,不可以过纵!

亲兄弟都要分家,一群杂姓人,混在一起,一个锅里摸勺子,哪里去找好。

时间是剪不掉的,剪掉的是废话,剩下的是时间。

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孩子,这世界上,好多堂堂皇皇的事,都是在黑灯瞎火里干出来的。

鹰对尸首也有兴趣,它们也是噬腐者,但它们不与乌鸦合流,保持着虚伪的高傲态度。

月亮明晃晃地高挂在天中,池塘中水平如镜,万籁俱寂,远处传来野鸭的叫声,仿佛梦呓

轻易不动感情的人,一旦动情,就会地裂山崩,把自己燃烧成一堆灰烬,被他爱上的人,也会被这狼烟烈火烧烤得痛不欲生。

花朵为什么会有血腥味呢?因为大地浸透了人类的鲜血,这哪里是社会?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丛林,这哪里有幸福?只有在苦难的芒刺间刹那虚无的快感。

所谓爱情,其实就是一场大病,我的病就要好了。

世事犹如书籍,一页页被翻过去,人要向前看,少翻历史旧账。

棺木已经腐朽,母亲的骨质已经与泥土混为一体,我们只好象征性地挖起一些泥土移到新的墓穴里,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感到我的母亲是大地的一部分,我站在大地上的诉说就是对我母亲的诉说。

嗨,都说是人活一口气,还不如说人活一口食儿。肚子里有食,要脸要貌;肚子里无食,没羞没臊。

如果冷漠也算是一种感情,那他的感情只有冷漠。

千里姻缘一线穿,一生的情缘,都是天凑地合。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这个世界,总有你不喜欢的人,也总有人不喜欢你。这都很正常。而且,无论你有多好,也无论对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欢不喜欢是另一回事。刻意去讨人喜欢,折损的,只能是自我的尊严。不要用无数次的折腰,去换得一个漠然的低眉。纡尊降贵换来的,只会是对方愈发地居高临下和颐指气使。没有平视,就永无对等。

一个人会落泪,是因为痛;一个人之所以痛,是因为在乎;一个人之所以在乎,是因为有感觉;一个人之所以有感觉,仅因为你是一个人!所以,你有感觉,在乎,痛过,落泪了,说明你是完整不能再完整的一个人。

结局是送九儿去远方

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

但那是历史,历史是只看结果而忽略手段的,就像人们只看到中国的万里长城、埃及的金字塔等许多伟大建筑,而看不到这些建筑下面的累累白骨。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中国人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终于控制了人口暴增的局面。

装疯是块通红的遮羞布,往脸上一蒙,所有的丑事,一古脑儿遮掩了。

当哭成为表演,应当允许有人不哭。

他和她的鼾声夹杂在树枝树叶的摆动声中传进来。

别人看到的是鞋,自己感受到的是脚,切莫贪图了鞋的华贵,而委屈了自己的脚。

他想起自己的恩师余姥姥的话:一个优秀的刽子手,站在执行台前,眼睛里就不应该再有活人;在他的眼睛里,只有一条条的肌肉、一件件的脏器和一根根的骨头。

人不能把自己看低了,这是爹晚年悟出的道理。

面向太阳吧,不问春暖花开,蓦然回首,你何尝不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回首,才看见我们是以快乐的心情写悲伤的青春。

如果世上没有美酒,男人还有什么活头?如果男人不恋美色,女人还有什么盼头?如果婚姻只为生育,日子还有什么过头?如果男女都很安分,作家还有什么写头?如果文学不写酒色,作品还有什么看头?如果男人不迷酒色,哪个愿意去吃苦头?如果酒色都不心动,生命岂不走到尽头?

当年,鲁迅用他的笔,揭露了看客心理,有人说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其实,这不独是中国人的劣根性,而是全人类的劣根性。

文学和科学相比,的确没什么用处,但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教育也如此,所谓的分数、学历、甚至知识都不是教育本质,教育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一个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就像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脸面一样,这是最为清醒的自觉。洗尽铅华总是比随意的涂脂抹粉来得美。所以做能做的事,把它做的最好,这才是做人的重要。

极度夸张的语言是极度虚伪的社会的反映,而暴力的语言是社会暴行的前驱。

日子过顺了,得意忘形,公狗得意翘尾巴,人得意翘鸡巴。当然也怨这个小妖精,每天都用眼神撩我,用奶头蹭我,我西门闹不是圣人,顶不住这诱惑。《生死疲劳》

我们坐在铺上,随随便便地坐着,肌肉却紧张得像钢条一样。

黄昏是青春短暂的悲伤。

突然降临的大喜事,像一扇沉重的磨盘,几乎粉碎了我的身体。

蔷薇,这两个字就带上了血腥气,只有一个季节可以盛大的开放,所以它在达到自己的欲望的隐晦的目的的路上,一定要大开杀戒。

从阴雨走到艳阳,我路过泥泞路过风。

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

那条黑爪子白狗走到桥头,停住脚,回头望望土路,又抬起下巴望望我,用那只浑浊的狗眼,狗眼里的神色遥远荒凉,含有一种模糊的暗示,这遥远荒凉的暗示唤起内心深处一种迷蒙的感受。

人生四然:来是偶然,去是必然,尽其当然,顺其自然。

家有丑妻是个宝。

曲调很古老。节拍很缓慢。歌声悲壮苍凉。坦荡荡的旷野上缓慢地爬行着爷爷的歌声,空气因歌声而起伏,没散尽的雾也在动。

他们的小脸膛像金子一样,眼睛像宝石一样,好看极了!

版权声明:aysz01 发表于 2022-06-11 21:21:41。
转载请注明:莫言说过的经典语录 | 好句大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