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的经典语录

经典语录 2年前 (2022) aysz01
0

当你发现你最喜欢的人也会离开你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最讨厌的人也不是那么讨厌。

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

他和曼桢认识,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算起来倒已经有十四年了──真吓人一跳!马上使他连带地觉得自己老了许多,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象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他和曼桢从认识到分手,不过几年的工夫,这几年里面却经过这么许多事情,彷佛把生老病死一切的哀乐都经历到了。

有没有遇见过,你爱的人离你几步之遥,你说尽一切情话,他无动于衷。

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

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那种在寒冷的日子里,牵起一双温暖的手,踏实地向前走的感觉。

发现鸿才外边另有女人,她并不觉得怎样刺激――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刺激她的感情了,她对于他们整个的痛苦的关系只觉得彻骨地疲倦。

半生缘,其实就是一生。

太阳晒在脚背上,很是温暖,像是一只黄猫咕噜咕噜伏在她脚上。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会永远等着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这么一个人。

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很多年以前,我们刻骨铭心的爱过或被人刻骨铭心的爱过的都已经是昨日的黄昏。

漫桢半响道:“世均,我们回不去了,”,他知道这是真话,听见了也还是一样震动。

你像风来了又走我心满了又空。

如果恋爱是盲目的,似乎旁边的人还更盲目。

也许真的过十年二十年,在街上或者在一切可能或不可能的地方遇到以前的恋人,是不是可能想电影或者小说里写得那样,四面相对,傻傻的问:“你还好吗?。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我的朋友炎樱说: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也许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样的,真正感人的爱情故事都有着悲剧的结尾,那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尾巴经常让人记不起,我们的惆怅常常是这样的事实。

不管你的条件有多差 总会有个人在爱你。不管你的条件有多好 也总有个人不爱你。

我要你知道,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认识等着你的,不管什么时候,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一个人。

曼桢觉得这样也好,在形迹上稍微疏远一点,她不知道感情这样东西是很难处理的,不能往冰箱里一搁,就以为它可以保存若干时日,不会变质了。

半生缘,半生情。缘浅情深。重逢续情缘。相伴直到土掩木。

秀髮齐耳,浓黑如夜,微鬈的刘海下一双文静的大眼睛荡着湖光,纤秀的鼻子鼻尖特别尖,灯光打下来菱角嘴唇躲在阴影里隐隐显露羞涩的笑意。

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样一个人。

她自己也以为她的痛苦久已钝化了,但那痛苦似乎是她身体里面唯一的有生命力的东西,永远是新鲜强烈的一发作起来就不给她片刻的休息。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只顾之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除了觉得一百个不对劲之外,紊乱的心绪里却夹杂着一丝喜悦,所以心里也说上来是一种什么滋味。

世钧,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一群娘姨大姊聚集在公共自来水龙头旁边淘米洗衣裳,把水门汀地下溅得湿漉漉的,内中有一个小大姐,却在那自来水龙头下洗脚,她金鸡独立地站着,提起一只脚来哗啦哗啦放着水着,脚趾甲全是鲜红的,涂着蔻丹,就是这一点引人注目。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不知道你的一生一世愿,能换回谁的真挚诺言

“日子过得真快,对于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是指逢间的事,可是对于年青人来说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我和世均从认识到离别,不过几年的光景,却遭遇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仿佛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生、离、死、别,

马路上的店家大都已经关了门,对过有一个黄色的大月亮,低低地悬在街头,完全像一盏街灯,今天这月亮特别有人间味,它仿佛是从苍茫的人海中升起来的。

如果我们用半生的时间来怀念一个人,在现代人的观念里,如果不是自己状况太差,总是遇人不淑,显得前面的人太好了,就是活得太寂寞了,无所事事,只能在回忆里过日子。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一抬头看见桌上的酒,就倒了一杯喝着解闷,但是"酒在肚里,事在心里",中间总好象隔着一层,无论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上去,心里那块东西要想用烧酒把它泡化了,烫化了,只是不能够。

满地的斜阳,那阳光从竹帘子里面筛进来,风吹着帘子,地板上一条条金黄色老虎纹似的日影便晃晃悠悠的,晃得人眼花。

毕竟日子是自己在过,不是为了别人在活。

她坐在那里,他站得很近,在那一刹那间,他好像是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有一点心悸,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

是她说的,我们回不去了,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今天老是那么迷茫,他是在跟时间挣扎,从前最后一次见面,至少是突如其来的,没有诀别,今天从这里走出去,却是永决了,清清楚楚,就跟死了的一样。

她的动作虽然很从容,脸上却慢慢地红了起来,自己觉得不对,脸上热烘烘的,可见刚才是热得多么厉害了,自己是看不见,人家一定都看见了,这么想着,心里一急,脸上倒又红了起来。

他们在沉默中听着那苍老的呼声渐渐远去,这一天的光阴也跟着那呼声一同消逝了,这卖豆腐干的简直就是时间老人。

今天晚上有月亮,稍带长圆形的,像一颗白净的莲子似的月亮,四周白蒙蒙的发出一圈光雾。

他抚摸着那藤椅子,藤椅子上有一处有点毛了,他就随手去撕那藤子,一丝一丝地撕下来。

人生太长,我们怕寂寞,人生太短,我们怕来不及。

那是春二三月天气,一个凝冷的灰色的下午,春天常常是这样的,还没有嗅到春的气息,先觉得一切东西都发出气味来,人身上除了冷飕飕之外又有点痒梭梭的,觉得肮脏。

流转的时光,照一脸沧桑,再也来不及遗忘。两个人,闹哄一场,一个人,地老天荒。谁能够想象,眉毛那么短,天涯却那么长!

版权声明:aysz01 发表于 2022-06-11 20:52:05。
转载请注明:半生缘的经典语录 | 好句大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